山野悠遊戶外探索

縱情山野 自在悠遊


攀岩 登山 溯溪 雪訓 攀樹 親子活動 求生技能

優勝美地酋長岩EL Capitan Zodiac VI A3+ 攀登記 吳旭昇

攀岩的歲月巳將近20年了,最初開始學習攀岩,就知道了Yosemite優勝美地這個地方,它是美國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公園,有著高聳入雲的巨大岩牆,是攀岩者的聖殿,攀岩者這輩子一定要去的地方。當初因為開始接觸登山健行,而學習攀岩技能,攀岩是為了在野地活動探索的需求,所以很快地就從初級攀岩、先鋒攀岩的運動攀登SPORT CLIMBING進入了傳統攀登TRAD CLIBMING的領域,進而再學習各種不同的繩索救援技術。學了這麼多,但這十多年的攀岩生涯一直有個缺憾,就是沒機會學習人工攀登技術,在台灣沒人從事人工攀登,更不用說有單位開班教學,攀岩的學習地圖似乎就少了那麼一塊拼圖。

十多年前,前往韓國冰攀,帶領我們的金世俊教練不只冰攀拿手,其最在行的就是人工攀登,還成立了一所專門教人工攀登的學校EXTREAM RIDER AID CLIMBING SCHOOL,是韓國最大的人工攀登學校,而每兩年都會有一次遠征高海拔或極地的大岩壁攀登。但因為工作忙碌、為生活奔忙、又要照顧一家老小陪伴孩子,這十多年來,每兩年能在冬天去韓國冰攀巳是最奢侈的了。但還是想起那句電影台詞,”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於是就在2015年5月與合作多年的工作伙伴赤道前往韓國學習人工攀登,終於開啟了人工攀登的學習之路。韓國人工攀登學校一年只開兩期,一期最多24名學員,配置8名教練。2016年再度前往韓國學習人工攀登進階技術。

有天金教練問我,想不想去Yosemite爬酋長岩EL CAPITAN,當時,停頓了很久,心想要很多天吧! 怎麼可能,要放下工作事業及家庭,不只要花很多錢,也必須失去很多賺錢的機會,行前也要花很多時間訓練,很多工作也都必須放下。想想十多年前,辭去工作前往阿拉斯加念登山學校NOLS,也是花了很多時間,百般爭扎,但比起當時單身一人,只要能放下那份高薪工作即可,現在卻是有一家老小,年紀又更大了,萬般的理由,都可以成為不去完成這份夢想的絆腳石;但又對這個提議感到興奮又期待,那句台詞又出現了,心中深埋巳久的冒險血液又要再渡沸騰,要做決定著實不容易,我想伙伴赤道也是一樣吧!人生巳近半百,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等待,於是就答應了。


永遠不夠的訓練



從下決定前往攀登酋長岩開始,有近一年的時間可以訓練及準備,但日常一樣要為三餐生活奔忙、要花時間陪孩子家人,真正能訓練的時間少之又少;繩伴赤道在高雄,一南一北,要能一起訓練的機會也很難得;再來是台灣最好的攀岩訓練場地龍洞,大多為自由攀登的場域,台灣的攀岩者,對於人工攀登技術及大岩壁攀登活動的不熟悉,排斥及誤解,想在龍洞進行訓練,可謂難上加難。

就這樣一天過一天,隨著攀登的日子,愈來愈接近,而也正值暑假活動旺季,工作量有增無減,更是沒有時間訓練,不免擔心了起來。

生病中起程



出發的日子到了,一直維持不受傷、不生病,居然在出發的前一天,出現了鼻子過敏及感冒症狀,上飛機前速速前往診所,希望醫生開一些藥,到國外能應急,必竟到國外就醫不方便。到美國前,先到韓國和金教練會合並多待幾天,除了整理器材裝備外,本來原訂是要行前訓練的,但因為天氣不佳及教練出國前也是雜事一堆,所以在韓國的日子,並沒有進行訓練,意思就是到了美國,直接上場。在韓國的日子,除了清點整埋並打包裝備外,就是吃睡,大量的吃大量的睡,到了國外,不用被雜事所困,可以好好大睡,充份休息,但感冒的狀況,還是沒有好轉。

人工攀登 所有的器材裝備,都要仔細檢查,上飛機就沒機會了

因為除了自己個人用品外,還有非常重的攀登器材、繩索及吊帳,所以在打包上,可要好好下功夫,而攀登的器材,可是要清點再清點,否則到了美國,不是要買就買得到,花了一天半的時間才打包完成,終於搞定,要出發美國了。除了十多年前去過阿拉斯加外,還沒踏上美國本土,心中還是有些小興奮。教練及教務長的飛機比我們早4小時,所以我們得在機場又多待了四小時,才上飛機,除了在機場無止盡的等待外,十多小時的飛機更是煎熬,終於來到了美國舊金山,教練及教務長巳經租好車並在超市買好了所需的日用品及伙食,搭上車隨即前往優勝美地國家公園。從SFO舊金山到優勝美地國家公園,車程大約4~5小時,還沒到優勝美地巳入夜,我們就在馬路邊吃起了烤肉並喝酒,慶祝來到美國。

優勝美地山谷裡攀岩者的家CAMP4



人工攀登大岩壁攀登

因為在美國國家公園裡是不能隨處紮營睡覺,罰款可是天價,好像是5000美金,所以只能在進入國家公園前的路邊睡覺,睡到3點起床,再開車進入優勝美地,並來到CAMP4露營場排隊登記營位,凌晨4點來到CAMP4,巳有幾十人排在前面了,我們得一直等到8:30 管理員才會到,隨著時間愈來愈近,也愈來愈多人加入排隊,CAMP4露營場的熱門程度,可見一般。過去CAMP4一直是攀岩者的露營場
,世界各地的攀岩者會聚集在這裡,互相討論,也產生了許多的次文化,很久前,國家公園曾經要關閉該露營場,但消息一出,世界各地的攀岩者,信件蜂擁而止,才讓國家公園打消念頭,CAMP4 可說是攀岩者的基地、攀岩者在優勝美地的家,但因為收費相當便宜,一晚一人只需要6美金,所以也吸引了許多非攀岩者來到這裡搶位。

5小時的排隊等待,終於有位置了,不過將營帳搭設完成,一切安排妥當,也巳近中午時分,還得開車到山谷裡的超級市場買生鮮回來煮,煮完吃完,睡個覺又近黄昏,又是煮晚餐、吃晚餐、煮宵夜及吃宵夜,當時我還沒意識到,這就是攀岩者沒上岩壁前的日常。本以為來到這裡就是爬爬爬,而不是現在的吃吃吃及睡睡睡。


谷地第二天 攀登前的準備



人工攀登3人5天的食物人工攀登3人5天的用水

酋長岩人工攀登活動岩械共80支

酋長岩人工攀登勾環應有上百個


來到谷地的第一天就在吃吃睡睡中渡過,第二天的行程是”整理裝備”,什麼!還要整理裝備? 我在台灣花了兩天整理裝備,在韓國也花了兩天整理裝備,來到這還要整理裝備,沒錯,之前整理裝備是為了上飛機,現在整理裝備是為了上岩壁。將個人及團體裝備分開,並一一清點打包。食物按照日期,一天一袋,共準備了五天糧食及一天預備糧;飲水3人共30公升,一人一天配給2公升(包含白天攀登時飲用及晚餐早餐的炊煮)。相較於其他國家隊伍一人一天一加侖(3.28公升),我們可是魔鬼訓練啊!!將飲水、糧食及裝備器材打進拖包後,又是吃吃睡睡。我好像開始習慣這種吃吃睡睡的生活了,身心也放鬆了許多,但身體狀況沒有改善,還是過敏、發燒、頭昏、流鼻水,雖然擔心不過還是很期待明天的攀登。

終於要上場了 EL CAPITAN 酋長岩我來了



CAMP4的夜裡,是愈晚愈熱鬧,爬了一整天的攀登者,晚餐後開始升營火聊天,愈聊愈開心,聽著聽著就入睡了, 巳習慣了吃吃睡睡的日常,本以為睡到自然醒,但半夜3點半被金教練叫醒,過去一直嘻嘻笑笑的金教練,突然嚴肅了起來,迅速料理好早餐用畢,即開車前往酋長岩,背起近40公斤的裝備,搖搖晃晃花了一個小時才走到酋長岩ZODIAC 黄道十二宮的起攀點,在岩壁底下,抬頭仰望延伸到天空的巨大岩壁,我無言了。教務長問我,你感覺怎麼樣,會怕嗎?他說一般人都會怕,我說: 我沒有怕的感覺,我只覺得人很渺小又脆弱。他又說:It is a mental game.再多的訓練、再如何的強壯、再好的攀登能力,在這裡都不夠,都會被這大牆給比下去,唯有mental 才能決定一切。
人工攀登

為什麼是ZODIAC?



說到大岩壁BIG WALL ,優勝美地的EL CAPITAN 酋長岩及HALF DOME 半圓頂兩大巨岩,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APLLE的MAC電腦則以其為命名及當成桌面,而EL CAPITAN 酋長岩的大鼻子The Nose 可是每個想爬大牆的人第一個挑戰的目標路線。

The Nose是酋長岩上最容易辨認的路線,西南面和東南面岩壁的交會線,是酋長岩最明顯的特徵,長度有1000米,像極了直挺挺的鼻樑。1958年由Warren Harding的隊伍首攀成功,此攀登計畫從開始到結束,歷時18個月,在岩面上攀登的天數共花了47天。目前人工攀登The Nose大約3~4天。 The Nose不只可以進行人工攀登,現在也成為自由攀登者挑戰的目標,更是速攀者的競技場,Alex Honnold在2012年6月17日以2小時23分46秒完攀。8~9月是谷地最熱的季節,因為在岩壁上曝曬,非常難耐,所以也阻斷了許多攀登者,讓這條最熱門的路線,沒那麼擁擠。不過,我們在谷地的日子,還是有5支隊伍攀登,但至少時間都有錯開,不致於搶路線及睡覺休息的平台。從開始計劃來爬酋長岩,我都一直以為我是要來爬The Nose。

Zodiac 位於EL CAPITAN東南壁,於1972年十月Charlie Porter 首攀完成,名氣相較於The Nose ,可是遠遠不如, Zodiac路線等級是A3+,所需的器材、工具及攀登者必須承受的風險遠遠高過等級C2的The Nose。雖然Zodiac 名氣不高,但在進階路線中,卻是最熱門的路線之一。在韓國攀登學校的大岩壁訓練系統中,並不以YOSEMITE為最終目標,而是以6000米以上高海拔無人攀登的大岩壁為目標,所以有著豐富地形且需用上各式各樣器材的Zodiac,就成為未來攀登大岩壁的試金石。

BLACK DIAMOND 有關ZODIAC的影片




起攀首日 比想像中的累還要累



人工攀登
第一繩距由天勾起攀
人工攀登
第一繩距
來到Zodiac底下,雖然金教練巳爬過很多次了,但還是花很多時間研讀比對路線圖TOPO, Zodiac全長約700米,共有15個繩距(Pitch),每個繩距大約30~50米不等,前兩個繩距由金教練先鋒後,就由赤道和我交換先鋒兩段的方式一直到頂。今天的計劃是完成4條繩距,並把所以拖包拖上去,並垂降到地面,回營地休息,隔天還安排了一天休息日,後天才會正式上岩壁,也就是要睡在岩壁上,不再下地面。
人工攀登
第二繩距
人工攀登
第三繩距


Zodiac果然是A3+等級,一開始就是完全光滑的岩壁,起攀就由天勾SKY HOOK開始,無法自由攀登的路線,第一繩距全長36米。接著第二繩段是横渡十多米再翻過OVER,全長18米。兩段繩段由金教練先鋒,赤道跟攀SECOND ,赤道在第二繩段横渡路線上清除器材,想必吃足了苦頭,果不其然,得留下一支小岩械,我的100美金就留在岩壁上了。教練架好固定繩,我則藉由固人繩上攀到第二繩段,並架設拖拉系統開始拖拉,雖然是用三比一省力系統拖拉,但還是相當吃力,千辛萬苦終於拖拉上來,但赤道還在奮戰,待赤道完成兩個繩段的清除到達第二繩段,没時間休息,立刻整好裝備,赤道開始先鋒第三繩段全長43米,我則負責確保,及之後的SECOND清除器材,也不知過了多久,赤道總算完成了先鋒第三繩段,我開始SECOND跟攀 第三繩段,當我來到第三繩段DEAD BIRD 平台,看到赤道巳經累壞了,一日的曝曬及缺水,我也一樣快不行了,但我想今天應該就只能到這裡,不可能再多爬一段繩距,再撐一下吧! 再度把拖拉系統架好,開始拖拉,因為拖拉繩有磨到岩壁,所以以我的重量,幾乎完全拖不動,相當吃力,待教練上來後,赤道也恢復了一些體力,就由三人合力把拖包拉上來,完成今天的任務。而現在只想快快下到地面,跳到溪裡游泳並大口喝水。兩段繩垂降回到地面,並花了半小時回到了公路上,跳到冰涼的河水中,身心終於舒坦了許多,抬頭試著尋找岩壁上的拖包。望著巨大的岩壁,看著今天的成果,才那麼一小段啊!心裡想著,今天就巳經累成這樣,那之後卻要在岩壁上待上4天,想到這裡,心中不免要打退堂鼓。還好明天是個休息日,可以讓我好好休息、好好思考、平復心情。現在才知道,原來安排這休息日,是有用意的。

人工攀登
將拖包拖到死鳥平台後,即垂降回地面,這是爬了一整天的進度,共三繩距,大約不到100米


非安排不可 一定要的休息日



昨日的奮戰後,深深覺得自己的訓練不夠、力量不夠、耐熱及耐渴的能力也不足。這樣首日的攀登,巳遠遠超過自己體能的極限,若不是安排個休息日,想必一定是撤退收場。原先,還對這樣的休息日安排有些意見,因為好不容易空出了這時間出國,就該很努力的不浪費時間的爬,現在才知道,這是一定要的。經過一日的休養及當觀光客到處散心,對於明日的攀登,稍稍有些信心。不過身體狀況也還沒好轉,最怕的拉肚子,也在今天出現,一整天無所事事,但卻不斷地跑廁所,算算應不下十次,如果再這樣拉下,明天上了岩壁怎麼辦,在岩壁上要上大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不斷的拉。

DAY1 岩壁上吊床的第一晚 有趕上進度的一天



休息了一天,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同樣的凌晨4點起床,速速用過早餐後,即前往起攀點,因為裝備都在岩壁上了,很快地我們就到逹了起攀點,路途上還遇上了一條嚮尾蛇,金教練說他曾在岩壁上遇到,只好用HAMMER把他打死。只要穿上吊帶,使用上升器,沿著前天架好的固定繩上升到第三繩距的dead bird ledge死鳥平台,即要開始為期4天不再回頭的攀登了。穿上吊帶前,還特別想辦法去大號,設法把最後殘存的大便給大出來,但怎麼大也大不出來。

人工攀登
赤道領攀第四繩距,由死鳥平台起攀

離開地表了,一切都巳成定局,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今天還是由赤道先鋒第四繩段,大家的狀況比起前天好很多,很快地來到第四繩段。接下來的第五繩段49米及第六繩段44米,由我先鋒領攀,待我接手所有器材,並調適好心情,準備出發時,一起步怎麼找也找不到可以塞CAM的裂隙,看著遠處的BOLT,看得到搆不到,原來一開始就得使用SKY HOOK及FISH HOOK,HOOK器材是A3路線常用到的器材,使用於沒有裂隙可放CAM及NUT 的地形,就連岩釘也無法打,只能用HOOK掛上,藉由身體的重量將HOOK牢牢固定在岩石凹點,當身體重量一離開,該HOOK將會脫落,所以無法掛上快扣做為中途制停確保,不斷地交互使用HOOK,當你愈爬愈遠愈高時,若不小心失手墜落,因為沒有中途制停的機制,其墜落的距離將會相當大,雖然操作上不難,但心理壓力卻是十分大。當我連續使用了三次HOOK來到BOLT 下方,在BOLT上掛上了繩梯及快扣後,終於鬆了口氣,連續地使用現有的BOLT 及RIVET上攀後就是5.6 及5.8 的自由攀登,雖然5.6 及5.8 自由攀登相當簡單,但身上掛著十幾二十公斤的器材,攀爬起來就顯得相當笨拙,又由於路線是Z字形,SLING延伸不夠,造成後來磨擦力相當大,快到達第四繩段確保站時,幾乎巳拖不動繩子,其間還使用到了反轉式的CAM HOOK。在過程中,也因為轉換為自由攀登,而忘記了收繩梯,浪費了不少體力及時間。

人工攀登
人工攀登
旭昇領攀第五繩距,一開始就是連續HOOK

第六繩段經黑塔BLACK TOWER上PEARLY GATES,黑塔段算相當輕鬆,有小小裂隙可塞CAM,愈到塔頂裂隙愈大,改為自由攀登上攀,上到黑塔後,好日子結束,接著是不斷使用BEAK 及岩釘,典型的A3路線,不過連爬了兩條路線,第二條路線到一半巳經體力耗盡,飲水也喝光了,就算巳經看到了TOP ANCHOR,眼前小小的裂縫,只能用BEAK慢慢上,花費了不少時間,所幸PEARLY GATES有小小30公分深的平台,可容一人站立,可以讓懸吊一整天的腰及大腿有些些的放鬆,完成這段繩距時,也巳完全無力,終於可以體會前天赤道完攀一繩段後一整個攤軟無力,我不斷的喘氣,直到無線電傳來教練的催促聲,才勉強將繩固定及架設拖拉系統,直到赤道及教練上來後,才在天黑前一起把拖包拖上來快速架設吊床及炊煮。
人工攀登
爬完兩個繩距,巳累壞了

今晚教練佛心來的,沒限制喝水,本來身體狀況不佳,會一直流鼻水,白天卻因為缺水,而製造不出鼻水,晚上喝了些水後,鼻水才慢慢流了出來,用過辛拉麵後,終於可以讓身和心都懶在吊床上,放空了一切,存在於此時此刻,在血紅月亮、星空及120號道上來來往往車燈的陪伴中,我渡過了酋長岩上的第一個夜晚。
人工攀登
岩壁上的日常 爬吃睡

DAY2 進度落後的一日 金教練火速救援 GREY CIRCLE GLORY



5點起床,換成金教練懶床,早餐打理完畢,開始起攀巳經是08:00,今天預計是要完成三段繩距,赤道先鋒兩條,分別是34米及43米,我先鋒一條經典段NIPPLE。由於岩壁上的第一晚,赤道太興奮了,所以沒睡好,起攀後就狀況不佳,連掉了2支MICRO NUT,且進度相當緩慢,等到完攀第七繩段,巳過中午,等我跟攀SECOND上來並架設好拖拉系統,教練上來巳是下午兩點,於是金教練決定上場救援,先鋒第八繩段,完成第八繩段後,巳不可能再爬一段,今天只能在此迫降,這是一處完全光滑沒有平台的岩面,只能等到架設好吊床,才得以讓懸吊一天的身體放鬆,由於進度落後,我不免擔心起我們是否能於暨定的時程完攀,若沒法完攀登頂,飲用水一定不夠,到時該怎麼辦。
人工攀登
第7繩段
人工攀登
第8繩段

今晚飲水開始限制,一整個晚上也只有不到200CC的水喝。躺下不久,才發現我的雙手巳發脹疼痛,今天雖然沒有先鋒,但拖拉背包用力過度,讓手掌巳完全無法持握,同時也起泡發濃,想到不只先鋒要抓握、跟攀也要抓握、拖拉背包更要抓握,明天還能爬嗎?一切的一切只能留給上天決定了。


DAY3 經典NIPPLE繩段 第九繩段46米


一早醒來,期待發脹疼痛的雙掌能有所緩解,但很不幸的並沒有,依然疼痛的雙手有如烈火燃燒,但我今天必須先鋒兩條路線,一條是酋長岩上最經典的NIPPLE,英文好的人應該知道,NIPPLE就是乳房,在遠處觀看像極了乳房,只要,對酋長岩稍有涉獵的攀登者都知道,當你告訴人家你爬了ZODIAC,他們一定會問,誰爬了NIPPLE,NIPPLE不只造形特殊,其攀爬的方式也相當經典,當你爬到乳房下緣,你必須用反轉式CAM HOOK 横渡一大段,接近乳頭的地方,還有用到BD 5號及6號岩械,而6號岩械還必須張到全開,才能經過乳頭爬上乳房的上緣。
人工攀登
人工攀登
第九繩段

人工攀登
第十繩段

MARK OF ZORRO 第十繩段37米,一開始攀登還算遊刄有餘,還有一大段在懸岩下方可以躱太陽,當享受陰影之際,不禁對在下方確保的赤道及教練感到不好意思,但懸岩卻是個大關卡,卡關了一陣子後總算通過,但不只炙熱的陽光再度像烈火一樣焚身,也開始起了大風,攀登更加困難,而難關卻在後面等著,有些過去打岩釘形成的開口岩縫,看起來似乎可以塞進小號CAM,但很不幸的當我的重量轉移上去,受力後應聲脫出,我墜落了一大段,慘叫一聲,雖然被確保拉著,但在心靈上卻蒙上了陰影,當回過神來爬回原處,巳花了不少時間,改用岩釘,也是再度脫出,最後改用BEAK才通過難關,因為花了好一陣子才移動一步,再加上底下早巳看不到我,這時赤道及教練似乎開始擔心,還好最後是連續的BOLT直達TOP ANCHOR,我今天的任務總算完成。時間巳來到3點,接下來由教練先鋒第十一繩段37米,這裡同樣是沒有平台,PEANUT LEDGE平台在下一個第十二繩段,但時間巳不夠了,只能迫降於此,等到全員到逹第十一繩段,架設好吊床,天色也剛好暗了下來。若明天能趕上進度,今晚將是最後一晚睡在岩壁上,心中不由得開心了起來,希望明天能趕快來臨。


DAY4 岩壁上的最後一日



原訂4:30起床,但我和赤道4:00就不約而同起床,希望能早早出發,今天的計劃是赤道先鋒第十二繩距,我先鋒第十三繩距,最後兩個繩距則由金教練先鋒第十四及十五繩距攻頂。一開始赤道先鋒的十二繩距全長49米,最特別的是,因為路線轉折過大,必須由先鋒者先鋒一段後,用攀登繩架好固定繩垂降清除器材,再爬回去並繼續攀登,第十二繩段是PEANUT LEDGE 相當棒的平台,可容雙腳站立的平台,若前一晚可以睡在這有多好啊!

人工攀登
第十一繩段
人工攀登
第十二繩段
人工攀登
第十三 四繩段

第十三繩段由我先鋒,也是我今天最後的任務,雖然只有33米,自由攀登級數只有5.9b及5.10d,但該路線是藉由一片高達30米的片岩和主岩壁間的裂隙上攀,因為裂隙較大,需使用三支BD 5號CAM 交互確保上攀,中途不會架設中途墜落制停點,全段30米,只有在15米處有個鏍絲可架設RIVET,勉強做為中途墜落制停點,但事實上RIVET是由鋼絲組成,只能靜態受力,無法承受動態的墜落。說明白點,就是當我還沒掛上RIVET失手墜落,將會是30米的墜落,爬超過15後墜落,而RIVET無法承受墜落力道時,將有可能產生60米的長距離墜落。很不幸的,我當時只有一支5號CAM及二支4號CAM,一開始4號CAM還能使用,隨著裂隙擴大,4號CAM巳經全開,無法牢牢卡住,只能單靠那支唯一的5號CAM保住我的小命,更可怕的是繩距的最後一段是超大的懸岩,當我完成任務也巳近下午兩點多。

為爭取更多時間,我將主繩多抽出了十多米,再將攀登繩固定,並由金教練跟攀上來後,立即使用該多出十多米的主繩進行先鋒,這時我必須多工,同時確保並拖拉。如此,不用等到赤道上來,金教練就可以先鋒了。金教練一次先鋒了兩個繩段,直達岩頂,再一次拖拉。當我還沒上到岩頂,天巳全暗,只能在黑暗中上攀。


上了岩頂,雙腳終於能踩在地面,等不及脫掉了全身的裝備及吊帶,但苦難還沒結束,我們只有200CC的水及前人留下的200CC的水,教練說要去THE NOSE頂找前人留下來的水,過了好一陣等到的是壞消息,或許是這陣子天氣過於炎熱,水都被用光了,只好將前人留下的200CC水煮成咖啡,大家分著喝,我們留存的200CC乾淨的水則分成3等份來度過漫漫的長夜,由於沒水,所以也沒煮晚餐。仰躺在廣大的酋長岩頂,空氣中迷漫著松脂的味道,仰望天空的瀪星,夜空中不時有流星劃過,山下的120公路,車流仍然頻繁。想著曾經在這土地上居住的印地安人;想著一個又一個前仆後繼的攀登者。這應該是個最適合作夢的夜晚,但因為缺水,夜裡都是有關喝水的夢。

人工攀登


DAY5 下岩壁 四段垂降



一早醒來,只希望趁還沒渴死前快快下山,迅速打包背包後,先走了一段山路,終於看到一處有水在岩石上緩緩流動,早知前一晚就先來此大口狂飲。大口喝完,並裝了一些水帶走,但走了一段路後,水也喝光了,繼續前進來到垂降點,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不過一會兒就停了,岩石上有些積水,就趴在地上像狗一樣喝著地面上的雨水。

連續四段垂降後,拖著近30公斤的拖包下降,還真有點不容易,不過狀況漸入佳境,很快地就完成了連4段垂降。接著就是拉繩下攀,再走一段碎石路,終於接上山徑,一路逛奔下山,一直想著教務長在山下準備著礦泉水、汽水及冰啤酒,滿心的期待,結果來到停車場,還沒看到教務長人,脫下了全身的裝備及鞋子,到廁所找水,也沒水,只好到路上攔車要水,等了一個多小時,教務長終於到了,送來了冰鎮的啤酒,一飲而盡接下來就是跳到河中,享受河水的清涼。這五天的磨難到此總算結束。

人工攀登

後記



結束了攀登,我們仍留在谷地,繼續住在CAMP4,過著攀登者的日常,到超級市場買菜、煮食、喝酒及睡覺。每天下午就有人來排隔日的營位,一發垷有人背著拖包,就知道他們是來進行大岩壁的攀登,就會過去話家常,攀登者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在攀登者的世界中也似乎沒有了國界。在谷地的日子,前前後後大約有4~5 組人馬來爬酋長岩The Nose路線,想必接下來的日子這路線交通應該會更加頻繁。

經過漫長的飛行,回到了悶熱的台灣,知道自己得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再度為生活奔忙,為三餐低頭。老婆問我,還想不想再去,我想,其實我也不知道,,短時間應該不會吧! 但人生就是有太多的想不到,過去我也沒想過會去爬酋長岩,未來還會不會幹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我也不知道。

若你問我,爬了這一趟,對你的生命有什麼不一樣?我想生命何其不容易,就像那崖壁上綻放的花朶,如此的脆弱卻又展現了強大的生命力;一如這次酋長岩的攀登。有天我會帶著我的孩子,來到這裡,指著那巨大的岩牆,告訴他生命本來就不容易,但老爸曾在那岩壁上用最脆弱而渺小的生命展現了生命中最強韌的片刻。


大岩壁人工攀登系列課程-為爬酋長岩及半圓頂的預備課程


其他人的ZODIAC攀登記錄


岩壁上大小便怎麼辦-請看岩壁上的日常